(新书)重生当天得罪了死对头全文阅读

时间:2022-08-05 19:11:58作者:小白

立即阅读

《重生当天得罪了死对头》 小说介绍

主角叫殷仪褚赢的小说叫做《重生当天得罪了死对头》,是作者暮春复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你好心带她一个养女来,她这贱蹄子竟然勾搭上三皇子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哦。”殷仪面无表情。一想...

《重生当天得罪了死对头》 第2章 她竟然又死了?! 免费试读

“你好心带她一个养女来,她这贱蹄子竟然勾搭上三皇子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

“哦。”殷仪面无表情。

一想到前世她与殷芜为了三皇子那个又烂又臭的狗男人争了一辈子她就觉得恶心,这一世她反倒盼着这对狗男女恩恩爱爱千万别祸害别人去!

“你不生气?!你不是最喜欢三皇子?”

“我何时说过喜欢他?一个自恋又心机还没什么本事的男人给你你要不?”

殷仪翻了个白眼。

然而她刚说完这话身旁的女伴便冲着她五官乱飞,殷仪皱了皱眉,扭头朝一侧看去。

“真的吗?”

三皇子面如冠玉身量高挑,气质更是矜贵无比,引得京中无数少女怀春盼梦,然而此时他却黑沉着脸盯着殷仪,好似她刚触了自己逆鳞!

殷仪面色不改,转过身去与褚赢四目相对。

就是他得到殷家庇护登上皇位后过河拆桥,治罪殷家发配边疆,害的殷家十三口曝尸荒野,尸首无存!

她死死攥住拳头压抑住浑身的战栗,红唇轻启,薄情的吐出两个字:“真的。”

三皇子眼波微动,眼底闪过一丝错愕,但他面上不显,只紧锁眉头盯着她,嘴唇死死抿着似是不相信这话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

白天还巴巴缠着他的狗皮膏药怎的到了晚上就突然像换了个人似的,即使褚赢早就烦透了她,可突然从她口中听到“不喜欢”三个字还是有些难以置信的。

“呵,原来……”

“钥匙三文一个十文钱三个请问你配吗?”殷仪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

三皇子愣了一秒,皱皱眉半信半疑的说道:“不配?”

“嗤,那不就得了。”殷仪讥讽的扫了他一眼。

“噗,不能说不配啊!”女伴没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心想也就殷仪敢对高高在上的三皇子开玩笑。

褚赢猛然意识到自己刚说了什么,当即表情一僵,脸色像是吃了死苍蝇一样难看!

他再没话跟殷仪说,黑着脸侧过了身。

等到殷仪与他们二人擦肩而过之时,一直没吭声的殷芜却突然掐住了她的手臂。

“姐姐……我跟三皇子只是偶遇闲聊了几句,妹妹求你别和他赌气了。”殷芜咬紧下唇,眼眶微红像极了受惊的白兔,眼底那一抹得意隐藏的恰到好处。

殷仪幽幽打量着她,心想难怪前世那么多男人喜欢她,这般娇弱如菟丝花的女人确实让人心生怜爱。

她垂眸看向殷芜搭在自己身上的那只手,给人一种这手马上要被剁掉的错觉。

“收好你的爪子。”

殷芜心里一慌,惊呼一声收回了手,怕的躲在了三皇子身后。

三皇子见状冷下脸来,不快的盯着殷仪。

“你好好的吓唬她做什么?!”

“三皇子,是我不懂事惹怒了姐姐,姐姐刚才说的都是气话,你别怪她。”殷芜小心翼翼揪着三皇子的袖子,害怕得都快哭出来了。

褚赢被拱火,愈发觉得殷仪无理取闹,再加上有些赌气,于是沉声冷呵道:“别以为你有母后撑腰就能无法无天,皇宫内院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殷仪冷眼瞧着他们一唱一和,心想自己只是说了两个字,这两个戏精怎么还编出一场大戏来了?

她讥讽的看着褚赢,“眼睛不要可以捐给别人,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欺负她了,皇宫内院自然不是我能撒野的地方,但也请你别再自作多情,明明旁人不想被纠缠着还死乞白赖的不肯走。”

“我自作多情?”褚赢皱眉,还从没有人敢这么说过他。

“对。”殷仪微微一笑,仿佛艳阳下的牡丹,娇艳而华美。

她的眼神仿佛在说,他虽然脸皮厚,但好在还没笨的彻底。

三皇子一时间看愣了,就连她骂了自己都没在乎。

殷仪越过二人,走到了皇后面前。

“参见皇后娘娘。”

她母亲是皇后的亲妹妹,殷家与皇室的关系自然不用多说,皇后早就想着把殷仪许配给三皇子,奈何中间插了个殷芜,三皇子死活不答应娶殷仪,叫她很是为难。

“你母亲最近还好吗?”

“劳烦娘娘挂心,母亲她一切都好。”

殷仪眸子微颤,这一世她绝不会让她娘惨死,不会让殷家毁在殷芜的手里!

“仪儿真是出落得越发大方得体了。”皇后看着殷仪满意的点了点头,试探性的问道:“你年纪也不小了,可有喜欢的人?”

宫宴上瞬间安静下来,众人屏息等着她的回答,不过大多数却都是来看热闹的。

三皇子正与旁人饮酒,听闻此话忙不迭站起了身想阻止殷仪开口。

“母亲……”

要是殷仪敢说想嫁给自己,别怪他使手段让她嫁不过来!

殷芜隐在无人注意的角落,脸上泛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不枉她花费大功夫挑拨三皇子跟殷仪的关系,现如今在三皇子眼里殷仪就是个心机歹毒的草包恶女,而自己则是被恶毒姐姐欺负的白莲花,根本不用她出面,三皇子自己便不会同意殷仪嫁给他。

殷芜幽幽打量着殷仪,天之骄女又怎么样,还不是马上就会被当众打脸。

下一秒,殷仪看都没看褚赢一眼,开口道:“仪儿仰慕的人定要有经天纬地之才,定国安邦之智,是个忧劳兴国的大丈夫,只可惜现在并未遇见我心相属那人。”

“没有?!”皇后皱紧了眉,立刻不满的看向三皇子。

而此时的三皇子愣愣站在原地,看向殷仪的目光里满是难以置信。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真是自己配不上她了?!

褚赢幽幽朝殷仪看去,然而此时的她却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般愚钝冒失,反倒一举一动都显得雍容大方,他不禁怀疑是自己之前对她留下了刻板印象,不然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极度讨厌她呢?

“三皇子是想给皇后娘娘敬酒吧,我就不打扰了。”殷仪淡漠说道,主动结束了这个话题。

二人目光交汇之时,她眼底那疏离淡漠的神色让楚嬴心中莫名抽痛一瞬。

她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

褚赢怔怔望着殷仪,第一次认认真真的打量起她来。

其实殷仪面若芙蓉气度非凡,真计较起来确实比殷芜要娇艳几分,只可惜她那性子太过骄纵,脑子又愚笨不已,不然以她太傅长女的身份娶入府里还是很划算的。

察觉到褚赢正盯着自己,殷仪朝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褚赢表情一僵,尴尬的撇过了头。

宫宴上没人再在乎舞姬优美的舞姿,目光纷纷朝舆论中心的三人看去。

殷仪花了一辈子的教训明白众口铄金的道理,此时便不想让他们看自己的笑话。

“我出去透透风。”她跟女伴打了声招呼,随即转身走到了殿外。

漫步走在倚春轩的长廊上,她回忆着前世种种,到现在才能完全接受自己重新回到十六岁的事实。

但现在不是感春悲秋的时候。

前世中元宫宴,藏宝阁失窃,那窃贼不去偷万千珍宝,偏偏只盗走一枚“长生丹”。

传闻长生丹有化骨生肌起死回生的奇效。

上辈子她为了皇家牺牲了那么多,一颗小小的长生丹当做补偿她的利息理所应当!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那窃贼就躲在坤裕殿尽头的杂物间里,前世那人失血过多死在了里面,身上的长生丹却不见踪迹。

她得快点赶过去,免得被别人抢先占下便宜!

有便宜不占,四舍五入就是血亏!

正当殷仪走到杂物间门口时,门猝不及防被打开,一只大手将她拽了进去。

屋内伸手不见五指,殷仪隐约嗅到一股血腥味,心道一声不好。

她来早了!

这家伙还没失血昏迷,中气十足的样子比她还有劲!

“嘶……怎么是个黄毛丫头?”

对方似是不满随手绑架的是个小丫头,不等殷仪反应过来,一道寒光闪过,剧痛席卷整个身体,她低头一看才发现一把锋利的弯刀已刺穿她的身体。

等到意识逐渐微弱,殷仪这才意识到,她,竟然又死了……

临死前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本想占便宜却上赶着送死的倒霉蛋大概只有她一个吧……

小说《重生当天得罪了死对头》 第2章 她竟然又死了?!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