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丝丝冷雨》徐念儿张新竹完结版免费阅读

时间:2022-07-22 19:07:04作者:小张

立即阅读

《丝丝冷雨》 小说介绍

主角叫徐念儿张新竹的书名叫《丝丝冷雨》,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佚名创作的短篇虐恋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爸妈为了生儿子,相信了老家一个用至亲血肉供奉蛇坛的传言,逼我每晚抱着蛇坛睡,最后却害人害己。我爷爷奶奶特...

《丝丝冷雨》 第1章 免费试读

我爸妈为了生儿子,相信了老家一个用至亲血肉供奉蛇坛的传言,逼我每晚抱着蛇坛睡,最后却害人害己。

我爷爷奶奶特别重男轻女,从我记事起,他们怎么看我都不顺眼。

就算我爸妈在市里安家,不经常回老家。

他们还是时不时找上门催生,各种撒泼打滚,各种谩骂。

我爸妈也挺努力的想生一个儿子,这么多年,我家中药味没断过,医院定期跑,我爸妈还试过试管。

爷爷奶奶到处求香拜佛,搞各种生子秘方,可他们身体没有问题,却再也没有怀上过。

我爸骨子里,也是喜欢男孩的,别说抱我,连话都少跟我说。

但在外面看到别人家的男孩子,他就特别热情,会抱会亲,所以我家附近所有人都知道,我爸妈想儿子想疯了。

对了,我就叫徐念儿。

一直到我妈四十,做了几次试管都流掉了,身体损伤太大,我爸妈才消停一点。

爷爷奶奶却没有消停过的,时不时带着亲戚过来哭,说他们年纪大了,要死了,连个孙辈都没有,死不瞑目,如何如何的。

在他们的眼中,我就不是他们的孙女,占了他们老徐家的子孙格,挡了他们孙子的投生路。

亲戚就劝我爸妈,领养一个男孩子,或者从本家过继一个。

我爷爷奶奶也同意,只要别人肯把孩子继过来,给他们捧灵摔碗,他们就把老家的房子,把我爸妈买的房子,全部留给他们孙子,还可以给人家父母钱,如何如何的。

可笑的是,他们说这些事情,从来都不避着我,好像老徐家的事情,跟我没有半点关系。

奶奶不只一次的骂我,老徐家把我生下来,把我养大,就是对我天大的恩,说我投到他们家,就是挡了她孙子的投生路。

我爸妈也从来不帮我说话,或许在他们心底,也认为我挡了他们儿子的投生路吧。

所以我从读免费师范开始,几乎都住校,工作后就住宿舍,尽量不回去。

过年我也是不回老家的,就我爸和我妈回去。

小时候我宁愿过年一个人在家里吃一个星期泡面,我都不会回去,更何况现在,我这么大了。

可就在今年过年的时候,我爸从老家带了一个老式的坛子回来,说是爷爷奶奶特意从祖坟里挖出来的,是徐家先祖发家的宝贝,一定能让我妈怀孕。

还特意打电话把我叫回去,一边兴奋的跟我说着这个坛子,绝对能让四十五岁的他,再展雄风,让我妈给他们老徐家续上香火。

我现在对这种事情都麻木了,听完看着同样眼带兴奋的我妈。

直接开口道:「哦,那你们努力,我回去上班了。」

可我爸妈却拦着我,说那坛子要老徐家的血脉,每天喂一滴血,还要我睡在家里,将坛子放在我床底下,让我这个姐姐给弟弟接床。

从我记事起,爷爷奶奶搞的这种事情,就多了去了,多离谱的都有,我理都没理就要走。

而且老徐家的血脉,我爸才是我啊,他们从不认为,我算老徐家的血脉!

我妈却一把拉着我,眼带着兴奋:「念儿,就几个月,你住家里就行了,我每天给你做饭,你也不用每天吃外卖。你不是想买房吗?」

「只要你按我们说的做,我和你爸给你两万块,让你买房。」我妈语气还挺诚恳的。

「我们是你爸妈,让你给我们做点事,还要钱……」我爸当时就骂我。

可我妈低咳了一声,就讪讪的笑了笑:「给就给吧,不过说好了,以后你有钱了,要还的。」

我确实一直想买个房子,小时候每次爷爷奶奶来,看我不顺眼,都是直接把我推出门。

说这是她儿子的房,她不想看到我。

从那时候开始,我就特别想要一套自己的房子。

这两年工作加**,我已经存了好几万了,我们这里房价低,首付要求也低,如果有这两万,再找同事借点,加我手里的能勉强凑个小两室的首付。

所以在我爸先转我一万块后,我就带了两身衣服回家了。

当晚我爸妈还对着那个破旧的坛子,恭敬的烧香上供,等弄好后,就拿出一根针,在我指尖扎了一下。

我本以为就是将血滴在坛子口就行了的,可我爸却让我将手伸进去。

那坛子就是那种老式陶制的开口坛,没有盖的,看上去脏兮兮的,也没有涮,带着一层厚厚的土灰,连那坛子碗口粗的开口处,都是些像是黏液的东西。

我原本不想伸进去的,那坛子口就比我胳膊粗一点,伸进去的时候,蹭到那些脏兮兮,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就感觉恶心。

这种坛子还有可能是用来捡骨啊,装骨灰的。

可我爸趁我不注意,一把抓起我的手,直接就塞了进去。

我正想抽出来,我妈就死死的抱着我:「念儿,你不想你奶奶要死了,你妈在她面前也抬不起头来吧。你就当帮帮妈,好不好?」

她说着,语气都带着哭腔了,我看着她脸上的皱纹和黄斑,还有耳后的白发,突然挺同情她的,也就没有再挣扎。

我爸将我的手,死死的压在坛子里,眼睛却盯着坛子外面,好像他能透过坛壁看到里面一样。

小说《丝丝冷雨》 第1章 试读结束。